全国政协委员赴龙阳伟业调研地下渗漏危害建筑安全

时间 • 2019-07-15 16:44:43
 

   2012年5月,由本报与中国建筑防水协会联合主办、北京龙阳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建筑地下防水与建筑安全”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在业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建筑地下防水、地下渗漏与建筑安全问题引起了社会各个方面的高度关注。今年2月20日,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由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带队的全国政协委员调研组走入北京龙阳伟业,开展春节之后的第一项“下基层”调研活动,调研的主题就是“地下渗漏与建筑安全”

  2月20日,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由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带队的全国政协委员调研组走入北京龙阳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展春节之后的第一项“下基层”调研活动,调研的主题是“地下渗漏与建筑安全”。

  万丈高楼始于地下 地下防水应与结构寿命相同

  北京龙阳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伟作了题为“地下渗漏与建筑安全”的主题演讲。王伟说,我国有400亿平方米的既有建筑,每年新增总量约20亿平方米。但同时,我国建筑地下渗漏现象与日俱增,“三高现象”凸显:一是防水材料生产和施工技术水平越来越高;二是建筑地下防水验收合格率越来越高;三是建筑地下的渗漏率却越来越高。据不完全统计,建筑地下渗漏率已经超过了80%。

  在谈到地下渗漏与地下结构质量的关系时,王伟说,目前的地下防水体系,主要由结构防水和其他防水层防水两部分构成。首先,结构防水好、结构密实,结构质量就好;结构防水差,结构质量就可能存在各种问题和隐患。其次,结构防水好,结构质量就好,其他防水层在此基础上就是“锦上添花”,就是结构“卫士”;如果结构防水差,也预示着结构质量不好,其他防水层就可能是“雪上加霜”,成为结构隐患的遮蔽者。我们的结构防水工程,存在很多隐患,碎木头、现场垃圾、甚至模板直接被打到混凝土中;再就是混凝土坍落度损失,现场直接向混凝土中加水稀释;还有混凝土麻面、蜂窝、狗洞等等。当其他防水层失效后,有缺陷的地下结构将直接暴露在水环境下,地下就会出现渗漏,从而引发钢筋锈蚀,继而产生更大的危害。这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建筑地下不漏水,不等于结构质量没问题;建筑地下渗漏,则说明结构质量一定存在问题!  王伟说,现在,人们对于建筑地下防水的认识走入了误区,忽视了结构自防水的主导作用。这点非常糟糕,重视结构防水就是重视结构质量,结构质量才是“根本”的东西,就像人,抵御风寒,身体是最主要的,如果身体孱弱,一味多穿衣服,或穿好的衣服,反而容易忽视身体内在的先天不足,从而延误治疗,直至无药可医。“打铁还得自身硬”,就是这个道理。

  北京市政府专业顾问、中国建筑业协会质量分会会长杨嗣信说,对于建筑而言,地下防水的重要性仅次于结构。他非常赞成王伟的观点,就是把结构与防水结合起来,重视防水、更要重视结构,把地下结构混凝土做好了,地下防水的根本问题就解决了。

  杨嗣信说,地下防水要与结构同寿命,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如果地下结构外面的卷材坏了、烂掉了,还能再把土层挖开重做吗?不可能!只能在室内修修补补,修补越多,问题越大。龙阳伟业的防水技术是强调将结构与防水结合起来,使地下防水与结构同寿,在全国有很多案例,效果很好,非常成功。

  王伟说,人可以糊弄人,但人糊弄不了水;人发现不了的问题,水能发现。对于建筑质量而言,“水”是最好的监工。建筑地下渗漏,防水没有做好只是形式,房子没有做好才是本质。建筑好比是一棵大树,“根”烂了,大树将会怎样?万丈高楼始于地下,对于关乎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建筑而言,做好地下防水,更要做好地下结构。

  地下渗漏是“天大”的问题 地面塌陷探因

  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说,我国经济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资源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水资源越来越短缺,导致地下水超采,地面沉降。同时,现在我们对地表水回收利用率不高,地面大量硬化,大多数地表水直接进入排水管网排掉了。我国的地下管网总长度超过了15万公里,这些地下管网都是隐蔽工程,渗漏率很高,其中,城市供水的管网渗漏率最高达到30%,这也是非常大的隐患。那么大量的水,就会通过地下管网的渗漏,通过向这些地下空间的渗漏,将大量的泥沙带走,形成安全隐患,对人类生存区间的安全构成巨大威胁。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最近几年由于地下泥沙的流失和地下空间渗漏问题引起的地面坍塌、建筑坍塌现象频频发生,危害非常大,必须要予以高度重视。

  王伟说,引发地面塌陷的因素很多,其中就包括建筑地下渗漏。地下水、地表水或生活用水通过向建筑地下空间渗漏,会把泥沙带走,形成地下空洞。而导致建筑地下渗漏的原因,从地下防水的角度看,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对建筑防水材料与建筑防水工程的概念认识不清;二是在建筑防水工程中,我们把建筑屋面防水工程和地下防水工程混为一谈;三是在地下防水工程中,结构防水工程与其他防水层防水工程关系错位、本末倒置;四是在其他防水层中,过分纠结于“刚柔”之争,侧重于材料材性,忽视了工程适用性。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说,地下渗漏是“天大”的问题。漏水现象这是我们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地下结构)问题可能要比看得见的(漏水问题)更严重,建筑地下80%以上出现渗漏,这个结果相当惊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30多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在城乡建设方面表现为追求速度,追求规模,追求扩张,从而埋下了很多的隐患,而且这些问题、特别是建筑方面的问题正在逐步暴露,比如地下渗漏带来的安全问题在今后还会大量出现。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林海燕说,其实,不仅是建筑地下渗漏问题,总体而言,我们的建筑工程质量都不高,这是一个共性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我国发展得特别快,建筑工程体量又这么大,难免“萝卜快了不洗泥”。由于发展速度快,使建筑行业入门门槛低,“昨天盖猪圈的,今天就盖房子了。”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社会的诚信太差。一个企业有生存的驱动、发展的驱动、责任的驱动、事业的驱动,如果我们的相关企业都做到像龙阳伟业这样,上升到以责任和事业驱动,这个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山东网
 
上一篇:消息称虚拟运营商首批SIM卡4月底放号
下一篇:山东28座智能充换电站 引跑新能源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