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企新气象而奔跑 山东国惠勇闯国有资产布局结构调整新路_山东网

时间 • 2019-07-14 15:25:39
在这里蹲点采访,总被一种坐不住、等不起的氛围所感染。“要给全省国企带来新气象,国惠首先就得跑得更快。”正是这家公司的共识。山东国惠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三年多,初始资金仅1.7亿元。但,在山东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单、盐业体制改革、布局氢能源全产业链等一系列标志事件中,山东国惠已是操盘手。作为地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国惠是我省深化国企国资改革的产物。因改革而生的它,而今又成改革弄潮儿,协同全省省属企业不断将改革引向深入。因改革而生,向改革而行,这就是国惠。做改革的推动者“要耳目一新,为山东国企带来新气象”在国惠,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这入选了当年国家发改委百家典型案例。2017年初,山东交运70%股权由省国资委划转至国惠,9月,交运混改完成,成为山东省属一级企业混改第一单。国惠在资本市场上完成“首秀”。混改完成后的交运,国惠持股37%,四家员工平台持股30%,三家战投基金平台持股33%。看似三个普通数字背后,是一连串的博弈与坚守。最大困难是缺少针对各种历史遗留问题、相关利益调整的具体政策配套。怎么办?在此背景下,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动作”,必须有担当。土地处置,国惠创新探索出“预评估”方式,挂牌时进行充分信息披露,之后再对最后结果作估值调整,在国有资产不流失、股东利益不受损间找到微妙平衡点,为混改及时落地扫清了一大障碍。 “承担着以市场化手段贯彻省政府意图的特殊使命,唯有拿出勇气和智慧,将改革任务坚决落实到底。”国惠董事长于少明声音铿锵。围绕员工安置、土地处置,交运混改各种创新探索还有很多。时间回拨到2015年。为推动国企国资改革,在学习借鉴重庆、深圳经验基础上,省国资委报请省政府设立山东国惠投资有限公司和山东国惠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1月,公司正式成立。“要耳目一新,为山东国企带来新气象。”对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国惠办公室主任彭馨弘记忆犹新。今年初,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通报,国有资本向“十强”产业和基础设施集聚,多个领域国资重组整合取得实质性进展。可三年前,还是另一番景象。长期路径依赖中,山东国资国企暴露出明显的布局结构缺陷,靠企业自身力量无力扭转,亟须在省国资委层面集中一批优势资源,用市场化手段去推动存量优化。这便是国惠自呱呱坠地起被赋予的使命,其中涉及并购重组、混改、不良资产处置等任务,都是难涉的险滩。继交运混改后,国惠相继在资本市场祭出收购国泰租赁、控股鲁银投资等“代表作”。然而,僵尸企业处置则更是急难险重的任务。缺少明确政策导向,历史包袱沉重,处置途径受限,更面临巨大时间压力。惟其艰难,才显勇毅。在僵尸企业处置上,国惠同样交出这样一份答卷:华新石膏,闲置近十年的土地重新流转进入市场,实现资源有效配置;山东公路机械厂,改制为全员持股企业后重新焕发活力……挂牌转让、协议转让、破产清算、公司化改制,抓住时机、一企一策、快速处置,一个个看似无解的死结被成功破解。目前,国惠已完成18户僵尸企业出清任务。做创新的弄潮儿“自己搭台,别人唱戏,这恰恰是国惠要做的”记者蹲点采访期间,国惠“智惠通”数据平台试验版本上线。这个平台,不一般。它聚焦山东落地需求,将全面整合国内外科创、资本等资源。“自己搭台,别人唱戏,很多企业不愿干,但从全局性、战略性角度出发,这恰恰是国惠要做的。”国惠副总经理王东凯如是说。这种思路下,国惠形成了一套特殊的项目考核体系,从下面两个项目便可见一斑:不以投资额论英雄,引入独角兽“优客工场”,在城市核心区域打造科技金融和双创孵化平台;“结亲”英国ARM,但并非瞄准引进一个项目、一项技术,而是设立合资公司引入ARM大学和合作伙伴群,在山东打造智能经济生态系统。在为省内企业资金赋能、技术赋能、管理赋能、战略赋能的过程中,国惠逐渐形成有自己特色的招引合作模式,即“股权投资+基金+项目”一体化,借助资本纽带建立互信,让地方政府、企业、科研院所等不同主体间形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奇芯光电项目,就是很好的一例。国惠与中科院西光所孵化的奇芯光电公司达成合作意向,作为股东将其引入济南,消除奇芯光电核心团队及孵化机构中科院西光所对合作方层次、信用的担心。而有国惠参与,地方政府也更有底。目前,该项目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产业园项目已开建,模块组装厂、封测厂预计将在明年上半年投产。2018年,国惠承接26家省属企业约20%的股权。参照当年5月数据,借由这次股权充实及之前多轮资本运作,国惠注册资本达到300亿元,资产规模突破1000亿元。这宣告国惠另一项历史使命的开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省级服务平台。相较存量处置,该平台将更注重增量拓展,服务对象由国企拓展为各类创新创业主体。“之前是较单纯的金融服务,现在要匹配高质量发展所需的各类要素资源。”王东凯解释。实际上,最大的不同在于此前只需高标准完成“规定动作”,现在则必须探索创新出精准高效的“自选动作”。5月底,“走向以色列”2019中国-以色列跨境投资论坛在济南举办,约120家以色列高科技及初创企业带来400余个先进技术项目与我省对接,不少属于“十强”产业。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项目,而技术、资本对项目来说缺一不可,全省企业尤其中小企业能与以色列创新资源进行集中对接,机会难得。参加人数由最初限定的不足千人攀升至1400余人,仅“一对一”对接就超过600场,临近开始的前一天,国惠作为主办方,又新租下两个会议厅。广惠他人,这就是国惠。做双轮驱动产业集团“识大势,将企业命运与地区整体发展紧密相系”6月26日下午,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潍柴动力工业园,一场发布会正在进行:全国首个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发布。放在山东发布,是因为我省在全国最早从省级层面成立相关产业联盟,并率先布局氢能全产业链。少为人知的是,国惠全程参与推动了将氢能源纳入山东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并作为中间人及参与者,串联起潍柴、山东高速等省属企业及全国氢能源领域的权威科研机构和知名企业。于少明透露,国惠已基本形成共识,未来“一门心思瞄准新兴产业投资”,包括氢能源产业这步棋在内,与其发展战略密切相关:这就是,用五年左右时间,从普通的投融资平台转型为“投资+实业”双轮驱动的产业发展集团。当前,山东省属企业正按功能定位,立足基础和转型需要,持续加大主业投资发展力度。上述战略,是国惠自身发展的需求,更是结合全省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步伐作出的深刻抉择——“识大势,将企业命运与地区整体发展紧密相系”。2018年底,为帮助山东民营企业渡过资金难关,缓解上市公司流动性风险及股东股权质押风险,国惠和中泰证券联合相关金融机构组建总规模100亿元的上市公司纾困基金群。目前,成功发行10亿元纾困债,投资纾困8家上市公司。看似阶段性的纾困任务,同样被国惠与产业发展结合起来。首先,在救助对象的选择上“救急不救穷”。其次,主要针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前景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财务救助。利用自身融资成本低的优势,国惠抓住A股市场低迷时机,推进上市公司并购业务。“已实际控制两家A股上市公司,正推进某创业板公司的股权收购。”国惠相关负责人透露。锚定这三家高端装备制造、精细化工、生物医药领域的公司,国惠将进一步围绕上下游产业展开并购,同时聚焦“十强”产业,再参股3-5家企业。向改革而行,国惠不止步。